五台山与中日文化交流

2020-07-22 18:34 来源:短途旅游 浏览:

摘要:五台山作为释教圣地,不光在我国释教史上占有相当主要的地位,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也颇有影响。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地位尤其令人瞩目。 公元七世纪至九世纪,唐王朝经济繁荣,


  五台山作为释教圣地,不光在我国释教史上占有相当主要的地位,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也颇有影响。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地位尤其令人瞩目。
  公元七世纪至九世纪,唐王朝经济繁荣,国威远震。其时的日本为了进修和接收唐朝先辈的政治经济轨制和科学文化,曾多次调派“遣唐使”来我国通好和进修。“遣唐使”团中的“学问僧”和“请益僧”是日本专为进修和接收释教文化派到我国来的僧侣。五台山在唐代已成为名震中外的释教圣地,山中寺庙林立,高僧辈出,盛德云集,因而就成为日本请益僧和学问僧必定要参诣的处所。在唐代,参诣过五台山的日本僧侣许多,日本释教史上的闻名巨匠灵仙巨匠、慈觉巨匠以及慧运、圆觉、惠运、惠萼、圆修、宗睿都曾在五台山求法巡礼。
介入过唐朝译经事业的日本高僧
  灵仙巨匠,日本奈良兴福寺的和尚,他是日本释教史上第一个到五台山求法巡礼的和尚。灵仙巨匠是唐德宗贞元二十年(804年)随遣唐使来到我国的。他先在唐朝的首都长安进修佛法、汉语及梵文;唐宪宗元和五年(810年)至元和六年(811年),灵仙在长安醴泉寺与罽宾国三藏赐紫沙门般若三藏等配合翻译出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梵筴,他是日原本华和尚中独一介入过唐朝译经事业的高僧。
  灵仙巨匠在长安渡过十六个春秋后,宪宗元和十五年(820年),从长安来到了五台山。在五台山生活的七年多时间里,灵仙遍礼了文殊圣迹和台山佛刹,在五台山求法巡礼时代,唐敬宗宝历元年(825年),灵仙曾“将一万粒舍利、新经两部、造敕五通等”交付其门生贞素送回日本。
  唐文宗太和元年(827年),灵仙逝世于五台山灵境寺,至今仍长逝于文殊圣域。灵仙巨匠是日本与五台山释教文化交流的先行者。
求法巡礼达九年的圆仁
  圆仁,号慈觉巨匠,俗姓壬生氏,下野(今枥木县)人,日本京都比睿山延历寺和尚,日本释教晒台宗创始人最澄巨匠的高足,是日本释教晒台宗的第三代座主 (祖师),生于公元七九三年,卒于公元八六四年。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随日本遣唐使藤原常嗣来华,时年已四十五岁。至唐宣宗大中元年(847年)回来日本。在我国求法巡礼达九年之久,圆仁与最澄、空海、常晓、圆行、圆珍、惠运、宗睿齐名,被尊为中日文化交流史上闻名的“入唐八家”。
  来到中国今后,圆仁师长在扬州等地进修晒台宗。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年)三月,圆仁率领门生们由登州文登县赤山村赤山禅院出发,经登州、莱州、青州、淄州、齐州、郓州、镇州,徒步跋涉 “二千九百九十来里”,“在路行正得四十四日”,从河北省阜平县的龙泉关进入了五台山。
  一瞥见 “清冷峰峦文殊圣域”,圆仁一行便 “伏地遥礼,不觉雨泪”。
  在五台山求法巡礼的两个多月中,慈觉巨匠一行共求得释教经论章疏等典籍三十四部,从而促进了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脱离五台山时,慈觉巨匠一行还将“五台山土石”作为圣物带回日本,表达了他们对五台山文殊菩萨圣地的无比崇仰之情。
  回到日本今后,慈觉巨匠圆仁把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和所记的日志,整顿成《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一书。《行记》是研究中日文化交流和唐代社会史方面的一部珍贵史料,此书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和马可波罗的 《东方见闻录》(《马可波罗行记》)同被称为“东方三大《纪行》”。
朝礼五台山次数最多的惠萼
  惠萼,日本释教史上的闻名高僧。为了促进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他三次 “泛四重溟渤,舍身殉难”,来到五台山求法巡礼。
  店武宗会昌元年 (841年),惠萼首次上五台山求法巡礼,次年回来日本。会昌四年(844年),惠萼又第二次朝礼五台山文殊圣域,并将日本仁来日皇的桔皇后亲手建造的宝幡镜奁和绣文法衣送到五台山供奉文殊菩萨。在中国勾留三年后,唐宣宗大中元年(847年),惠萼搭唐朝商人张支信的商船回国。十六年后的唐懿宗咸通三年(862年),惠萼伴随真如法亲王来唐朝通好,第三次来到五台山求法巡礼。
  第二年,惠萼带着在五台山请的一尊木雕观音菩萨像,由明州(今浙江宁波)渡海归国,航行至普陀山时,船被风波隔绝不克进步。惠萼认为是观音菩萨与日本的“机缘未熟,请留此山”。于是,便将从五台山携来的观音菩萨雕像在普陀山结庐安设。惠萼回国后,本地人遂将安设观音菩萨雕像的茅庐扩建为寺院,普陀山从此便成长成了我国有名的释教名山了。惠萼是一位朝礼五台山次数最多的日本高僧。
要在日本仿建清冷寺的奝然
  在宋代,中日两国的民间经济文化交流相当普遍频仍。其时,搭乘商船来华,从江南到五台山参诣的日本释教徒也好多,闻名的有法济巨匠奝然、善慧巨匠成寻,以及成算、祚一、嘉因、寂昭、赖缘等。
  奝然,号法济巨匠,日本奈良东大寺和尚,宋太宗宁靖兴国八年(983年)八月,搭乘宋朝商人陈仁爽的商船来华。在宋朝的京城汴梁,奝然谒见了宋太宗。宋太宗“存抚之甚厚,赐紫衣,馆于承平兴国寺”,“奝然复求诣五台,许之。令所过续食。又求印本大藏经,诏亦给之”。
  宁靖兴国九年 (984年)三月,奝然师徒一行到五台山参诣巡礼。在五台山时代,奝然一行遍历圣迹名刹,四处访谒高僧。在大华严寺,奝然与该寺高僧钻研佛法,并获得了寺主延一法师新著的《广清冷传》等释教著述。
  奝然在我国粹习游历了三年后归国。回到日本今后,出于对五台山的崇仰,奝然“曾请准以爱宕山对比五台山”,建寺为“五台山大清冷寺”。第二年,奝然又调派其门生嘉因再次来华,专门在五台山举办供养文殊菩萨的法会。奝然在日本建清冷寺的打算未酬便逝世了。后来他的门生成算终于继续其师的遗愿,在京都嵯峨山模仿五台山清冷寺建成了一座清冷寺。
著有《参露台五台山记》的成寻
  成寻,号善慧巨匠,日本京都大云寺和尚。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三月,成寻以年近花甲的高龄,率领门生赖缘、快宗、圣秀、惟观、心贤、善久、长明,搭乘宋朝商人孙忠的商船来华。
  成寻达到宋朝的首都汴梁后,宋神宗在延和殿召见了成寻,并赐给紫服、绢帛等物,令住京城承平兴国寺,对他十分优礼。
  同年十一月一日,成寻按捺不住朝圣的亲切,掉臂天寒地冻,率领门生们奔赴五台山。宋神宗特赐“官御马十匹,战士廿人”护送前去。在路途跋涉了近一个月,成寻一行于十一月二十七日达到五台山,“始见东台顶,感泪先落”。他们在五台山时代,时值寒冬,五台山朔风怒号,大雪封山。因为山路难行,成寻未能遍礼圣迹名刹。对此,成寻非常遗憾,决意第二年再重游五台山,并预备在五个台顶上各做三七日法坛修行。可是,成寻重游五台山的心愿终未实现,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年),成寻病逝于汴梁开宝寺。
  成寻在我国游历九年之久,著有《参晒台五台山记》一书。这部书是研究我国释教史和宋代社会史的珍贵文献。
中国释教协会 王孺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