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 《只有峨眉山》的全球首映开启了文学

2020-06-20 10:19 来源:五台山二日游 浏览:

摘要:[导读] 《只有峨眉山》不仅具有以往作品的建筑风格,气势磅礴,而且有效继承和发扬了峨眉山文化的高品质内涵,从而提升了峨眉山的重量级知识产权。中国峨眉山,2019年9月6日,由

[导读] 《只有峨眉山》不仅具有以往作品的建筑风格,气势磅礴,而且有效继承和发扬了峨眉山文化的高品质内涵,从而提升了峨眉山的重量级知识产权。中国峨眉山,2019年9月6日,由四川乐山市委、市政府、峨眉山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和王潮歌艺术团队共同打造的重大文化旅游项目《只有峨眉山》,成功举办了一场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魅力和风格的全球公开演出仪式。四川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丁,峨眉山旅游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东,峨眉山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国平,无锡灵山文化徒步旅行集团有限公司《只有峨眉山》总构思、总导演、总编剧王潮歌、总建设者杜明东等新闻媒体、旅游俱乐部、太田各界嘉宾出席。

《只有峨眉山》是一座建在峨眉山脚下的“神奇城市”。通过“云上”、“云中”和“云下”的有机结合,该剧院呈现出峨眉山自然文化的极致之美和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只有峨眉山》作为当地文化旅游融合的“拳头产品”,可谓是一个亮点,成就斐然。它不仅为当地文化和旅游的经济增长找到了新的线索,而且有助于文化和旅游的融合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并为国家文化和旅游财产的增长设定了新的基准。

四川健行投资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丁表示:“旅游绩效是文化健行供方转型的关键范畴,是文化健行整合成长的主要载体。《只有峨眉山》创造了全新的旅游表演模式“戏剧魔幻城”,实现了艺术元素和工艺元素的高度融合。它向世界展示了“云上、云中、云下”三大震撼人心的视觉文化盛宴,树立了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新典范,推动了四川文化旅游经济转型升级,引领了文化旅游表演专业化、品牌化和规模增长的新目标峨眉山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峨眉山徒步旅行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东暗示:“我们的测试促使景区从传统的‘门票经济’向‘体验经济’转变,这不仅将推动峨眉山景区经济增长实现多轨增长,还将为游客带来更好的观光体验,形成口碑效应,打破景区增长的良性循环。”

《印象刘三姐》胡庆玲副经理、《印象丽江》郭建东经理、《印象大红袍》吴美秋副经理、《印象武隆》张德兵经理、《又见平遥》青峰经理、《又见敦煌》王二董事长出席了全球首映式。他们满怀期待地观看了所有的演出,这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演出结束后,这些嘉宾与《只有峨眉山》的导演王潮歌和董事长王栋合影。这些人的“全家福”被装在同一个相框里,让人很难过。他们是王潮歌导演民族戏剧潮流的见证人。他们负责的项目是王潮歌导演展示的中国文化最伟大的遗产。“民族戏剧潮”的方式是无尽的,创作的心是无尽的。

打造“戏剧幻城”:以无界化无形、以无形触真情

该项目位于四川省峨眉山脚下和峨眉河南岸。它位于峨眉山风景区、黄川国际旅游度假区和峨眉山主城区的交汇处。紧邻“韩乐高速公路彭桥——出口、峨眉山高速铁路——站、峨眉山风景区黄湾寺门”徒步主干道。其区位优势、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十分明显。

《只有峨眉山》项目占地面积78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30240平方米(其中客运中心总建筑面积30500平方米)。该项目范围广泛,包括万象。它包括三个剧场,即“云上”情境体验

“云端”剧院是一个室内体验剧院。由“千里山水”的意境形成的混合幕墙系统,与周围的自然条件融为一体,展现绿色的山川,协调自然的建筑美学,充满艺术想象。剧院的外部装饰有50多万块绿色小瓷砖和9万块彩色大玻璃瓷砖。剧院内部由6个表演空间组成,包括“万字大厅座位空间”、“万字舞台空间”、“庭院空间”、“后丈夫空间”、“废墟空间”和“影像空间”。每个剧院可以容纳1400多人同时观看演出。

“中间的云”剧院是一个室外花园剧院,毗邻“云上”和“云下”剧院。它由约17000平方米的白色砾石、23个屋顶和8000平方米的笼罩薄雾组成,营造出“云海漫顶”的感觉,营造出“云海漫游、鸟瞰世界”的体验。当观众在他们中间来回走动时,在剧院里安置的30个戏剧点的演出将一个接一个地开始。演员在“云”中与观众见面,将戏剧的精神冲击变为现实。

“云下”剧院是从旧村搬迁地“高河村”改建而来的。它有27个庭院,48栋房子和395个房间,占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该剧院恢复了20世纪80年代的乡村风格,采用了真实的场景设计、完整的人物塑造和4355件古老的历史文物。《云下》剧场的故事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展开的,——面对着创新开放的浪潮,面对着外来务工人员的吸引力。在这个小村庄里,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每个家庭都经历过一个又一个的重大事件,或者是温暖的感情、痛苦和欢笑,或者是奇怪的事情。观众将在中间,可以自由组合17个庭院剧、2个正方形剧和75个分散的剧。在这个原始的场景村,观众将沉浸在充满烹饪愤怒的生活故事中,感受隐藏在记忆中的乡愁。据报道,《云下》剧场的戏剧丰富,演员混乱,情节跌宕起伏,每个观众需要6次。

“我想演员和观众可能都在出神。观众也是一个演员,他们可以寻找一些老故事,找到故事的一部分。《只有峨眉山》展示了一个人们非常熟悉的地方,但是它完全被眼睛的情况所包围。这是剧院魔术城。”王潮歌说:“我《只有峨眉山》的进步可以让观众来到这里,不仅看到行动,不仅去旅行,更重要的是,被感动,与他们的心面对面。”

引领业界新航道:多维重构峨眉山IP价值

纵观中国戏剧和文化旅游表演艺术的成长过程,《只有峨眉山》突破了“舞台”的界限,突破了“室内表演”和“静态观看”的传统戏剧表演模式。这是同类产品中的第一个,并将该行业引向了一个“新渠道”。

在剧场设计层面,《只有峨眉山》最大的亮点是保留了峨眉山下该部门原住民的村落和房屋,将剧场与周边原有的古村落有机融合,打造了中国最大的真实乡村剧场。这种实践实现了对旧村庄的艺术再利用,完成了补充和协调发展的“成长与保护、历史与未来、科技与文化”的新考验和新要求。在杜明东看来,《只有峨眉山》、《只有峨眉山》的主要建造者可以说是一种“生态表演”,它融合了峨眉山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相辅相成。

在表演观看的逻辑层面上,《只有峨眉山》在将戏剧从“一个舞台”延伸到“三个剧场”的同时,开创了观众从室内观看到室外观看的旅行模式。换句话说,《只有峨眉山》没有固定的空间,剧院不是剧院,真实的场景不是真实的场景。观众将在中国最大的沉浸式剧院观看“没有演员的表演”,并在时间穿梭中感受“世界与天堂”的生活漫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有峨眉山》创造的“戏剧幻城”已经突破了明显的时空鸿沟,正是这种“声大声稀,象无形”的美妙感觉更为美丽。

在创意概念层面,《只有峨眉山》拥有丰富的积极情绪能量。《支持丈夫》的剧目揭示了支持丈夫的坚定性格。他们的故事也是峨眉山几千年历史和无数中国人勤奋生活的真实写照。《乡愁》剧关注的是在当前城市化进程中难以寄托的情感支持,让观众可以重拾乡愁的滋味.还有“家庭”剧、“斗争”剧和一系列充满真情实感、涵盖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剧。观众跟随剧中人物,追寻生活的真谛,弘扬中国传统的正义、奉献、淳朴、善良的美德。

《只有峨眉山》完成了中国戏剧中的一次异性转变。作为著名导演的王潮歌,继《印象》系列和《再看》系列之后,《唯一》系列的开篇作品《只有峨眉山》不仅具有以往作品的建筑风格,气势磅礴,而且有效地继承和发扬了峨眉山文化的高品质内涵,从而提升了峨眉山的重量级知识产权。

《只有峨眉山》突破的不仅仅是脚本身,还有它的模式创新。创新国有企业改革实践:峨眉山旅游有限公司作为四川省唯一的上市旅游公司和四川省领先的旅游企业,多年来不断深化改革,摸索新的增长模式,走在中国文化旅游产业整合的前列。《只有峨眉山》是实现迭代式增长的主要起点,将有助于进一步实现文化旅游产业的融合、品质的拓展和提升、游客的倍增和效益的提升,力争成为中国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和国际文化旅游产业增长的旗舰企业。创新区域增长理念:打造国家5A级景区峨眉山旅游知识产权,是当地发展——的新的增长路径。峨眉山是焦点,戏剧《只有峨眉山》是起点,创作与当地的历史文化特色相联系,这将使峨眉山成为世界级的知识产权,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一张亮丽的名片。

打造全国“样板”:用立异启幕文旅融合新时代

党的第19个宣言明确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我们必须直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培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如何激发文化创造活力?如何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异性的成长?“文化旅游一体化”新路径表明,——2019年已成为文化旅游一体化增长的“第一年”。“文化旅游”的协同作用继续得到强调。《只有峨眉山》正是乐山市委、市政府响应19大精神,顺应文化旅游一体化发展趋势,精心打造的文化旅游一体化“第一工程”。

《2019年度观光晴雨表》表明,当游客选择他们的观光目的地时,文化地位比天气状况更重要。34%的受访者选择某个目的地是为了体验当地的文化习俗,而只有20%的游客暗示观光是为了目的地的晴朗天气。特别是对于中国游客来说,在选择目的地时,文化认同占46%,这是最重要的。《只有峨眉山》勇敢创新,以游客的文化体验为突破口,通过现代艺术手段将峨眉山历史文化、人文故事、民俗文化等文化元素转化为场景、故事、表演体验等,激发游客的文化共识。从实际经济效果来看,《只有峨眉山》的落地将成为四川的文化品牌和经济引擎,增加峨眉山景区的旅游收入,振兴周边产业,促进就业,直接带动乐山地区乃至四川的经济增长。目前,《只有峨眉山》剧院周围的土地价格已经开始上涨,而剧院演出所需的演艺人员和剧院运营商直接推动了当地就业。

根据文化旅游部的数据,从2013年到2017年,中国的徒步旅行者和娱乐者的数量从2789万增加到6821万,这是一个增长

《只有峨眉山》只是四川乐山文化旅游一体化的代表性项目之一。近年来,乐山涌现出大量高质量的文化旅游项目,耗尽了乐山徒步旅行的“速度”,加速了乐山从“旅游城市”向“城市旅游”的多彩演变。2019年上半年,乐山市接待国内外游客3598.85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515.5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4%和16.49%。

《只有峨眉山》,作为文化与旅游融合的重要一步,不仅展示了该地区的多维优势,也勾画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生态协调发展的美好蓝图。此前,乐山市制定的政策是“到2021年,文化旅游投资和旅游综合收入将达到‘双千亿’,登山业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以上”。《只有峨眉山》将成为实现这一政策的主要推动力,推动乐山徒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

打造戏剧新物种 ,“戏剧幻城”引领戏剧国潮

《只有峨眉山》创造了——“戏剧幻城”作为一个新的戏剧品种。“魔幻城”之所以被称为“城市”,是因为它不仅仅由一个剧院组成。《只有峨眉山》包括可以俯瞰世界的体验剧场“云上”,整合青山绿水的花园剧场“云中”,以及深刻还原旧村庄的现实生活乡村剧场“云下”。其最大胆的创新方法是突破“剧场表演”和“现实生活表演”的界限,使不同类型的剧场相互订阅和融合。每个剧场甚至每个舞台的信息容量都远远超出了人们对戏剧表演的认知。这三个剧场空间并不是平行的,而是一种渐进的成长逻辑关系。

“云上”的剧场空间侧重于“天心技能”,而“云中”的剧场空间则更加强调“时间行走”,而“云下”的剧场空间则希望丰富和呈现给观众一个精神实践的“世界中心”。

《在云端》当然是一个室内剧场,但它不是一个传统的剧场。当第一位空间创造者将峨眉山上的云海搬上银幕时,这注定是一场出乎意料的戏剧的开始。与现在市场上“泛滥”的“沉浸”戏剧相比,《只有峨眉山》更强调精神世界的沉浸,而不是身体上的沉浸。“云端之上”的六个表演空间都以不同的形式呈现给观众。此时此刻,你看到的是周围的光幕和阴影墙。你进入的下一个空间可能是迷雾庭院空间。虽然他们之间只有一堵墙,但他们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不仅表现独特,而且思考的深度也值得强烈而和谐的讨论。“云上”的整体精神面貌是乐观和积极的。虽然它与现实主题相冲突,但它没有消极和灰色的含义。

在现代戏剧作品中,《在云端》的意境美被认为是非常少的,这给我们带来了一种非常极端的空间管理感,我们脚下有——个屋顶,旁边是云海。作为进入《只有峨眉山》时第一次参观的剧院,《在云端》起到了引导作用。这里提到的“指导”不仅仅是告诉观众在下一站去那里,更重要的是,它将带你进入一个非常有抱负的精神世界。僧侣、学生、搬运工、舞者.不同朝代不同身份的人物游走在一个统一的空间里,被云雾、白石、黑瓦所覆盖,真正达到了真实场景的境界,即梦,这是基于真实的。另一个值得强调的特殊点是,这些来自不同时间和空间的人物将根据观众随机触发互动。这是一个令人惊奇和兴奋的想法。当我们说细节决定一切时,这里有一个强烈的表达。

“乌云下”剧院现在在这个国家是独一无二的。这里的剧院最初是由峨眉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改建而成的。正是艺术创作者和导演王潮歌渴望找到一个新的舞台来“让观众恢复睡眠”,他们比挖掘机早一步到达了这个危险的村庄。这个老村子里的老房子是很多人的家,就在这个时候,它进入了王潮歌的视野,既不早也不晚。一些在这里住了多年的村民作为演员回到了这个地方。从村头的小巷进入村庄,穿越时空,一层一层向前,395个房间和100多个剧目在这里上演。据说所有走进来的人都会发现自己,当他们走出去时,他们的眼睛是红色的。走进来的人可能会感到困惑,但走出去的人都想从头看到生活。

同时,《只有峨眉山》的外部视听感受会引发观众的精神冲击。演员的外观设计、舞蹈设计和服装设计都是由中国顶尖专业人士完成的。让海拔3000多米的峨嵋山顶上的云雾在这里移动,就像“云中雨云”漂浮在这里,就像万年寺的钟声从这里响起,就像天空中的世界,就像梦里的梦。《只有峨眉山》的出现是为了融合中国风格的伟大之美,将传统与现代联系起来,让人耳目一新,让人们的声音变得寂静无声,指向并结束,没有开始或结束。